当前位置:首页
>>热点专题>>自强之星
?

陈效平

发布时间:2016-05-31 | 信息来源:市残联网 | 访问量:
】 【我要纠错】 【保护色】


“耳朵”听出来的盲人作家

高尔基说过,苦难是人生最好的大学。当我从这所大学毕业的时候,我真切地领悟到了此话所蕴含的深刻哲理。因为,经过苦难一次又一次的锤炼,我变得更坚强、更乐观。我从黑暗走向光明,执着地追寻自己的文学梦,在自强不息的同时,我还积极参加社会化助残,为残疾人兄弟姐妹奉献爱心。

我出生于1971年,刚满周岁时因患小儿麻痹症导致左腿残疾。身为残疾人,我很早就意识到,在人生的道路上自己要比常人承受更多的磨难、付出更多的艰辛。或许是因为行动不便的缘故,我从小就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书。在广泛的阅读中,我渐渐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学生时代便有过当作家的梦想。参加工作后,我仍憧憬着这个美好的梦,坚持业余创作,陆续有一些习作见报。

正当我孜孜不倦地追寻着作家梦的时候,厄运再次降临了。2003年,我在一起突发医疗事故中不幸双目失明。对原本就有肢体残疾的我而言,这无异于雪上加霜。在刚刚失明的那些日子里,我的内心和眼前一样漆黑,最绝望的时候产生过轻生的念头。我含着眼泪把所有的藏书一一送掉了。抚摸着空荡荡的书架,我悲哀地想:从今往后自己与书无缘了,那个美好的作家梦也随之烟消云散了!

不能阅读,我成天靠听广播打发时间。然而,也正缘于一次偶然的收听,让我的命运峰回路转。

有一天,我从电台里听到了小说连播《平凡的世界》。失明前我读过这本书,当我用耳朵再次重温路遥的这部名着时,脑中不禁灵光一闪—对呀,没有视力还有听力,我可以用耳朵继续阅读!

说干就干,我很快便把自己的念头付诸行动。起初,我不断托家人购买文学作品的录音带,每天如饥似渴地倾听。但久而久之,可供选择的录音带越来越少。眼看精神食粮就要断炊,这时我想到了英特网。

英特网上有浩如烟海的电子书,但没有视力如何阅读呢?为此,我千方百计寻求解决之法。不久,在弟弟的帮助下,我找到了一款专供盲人使用的电脑读屏软件。通过这款软件,我学会了电脑操作,开始用耳朵大量阅读网上的电子书。

重新与书相伴,我觉得生活又有了乐趣,又有了方向。在日复一日的听书中,曾经的作家梦被重新点燃。我想,既然能用耳朵阅读,为何不尝试用耳朵写作呢?就这样,凭借一股不服输的拼劲,我靠听力摸索着走上了文学创作之路。

首先,我学会了五笔输入法,因其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盲打。但是,对那些不熟悉的字,还是得通过拼音输入来解决,这就遇到了麻烦。汉语里同音字相当多,仅靠耳朵无法逐一识别。我用电脑语音软件创作的第一篇散文约1200字,其中错字、别字就有70多个。如此糟糕的结果,让我十分沮丧。

这时就有朋友劝我:“算啦,用耳朵写作难度太大,你就别瞎折腾了。不如在网上听听书、听听音乐,或者上QQ跟网友聊聊天,那样又轻松又惬意!”

不过,我没有听从那位朋友的劝告,继续坚持写作。我相信,只要积极努力,总会找到克服困难的办法。

经过反复琢磨、反复尝试,我终于总结出了一套避免写错别字的经验。遇到吃不准的同音字,我就打与之相关的词语或成语,然后将需要的这个字单独挑出来。或者,我把要打的这个字放到百度中去搜索,根据相关内容确定对与错……靠着这些土办法,文字的准确率日益提高。

解决了写作的技术难题后,一个新的困难又摆在了我面前,那就是创作素材来源不足。

文学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,要做到这一点,必须有细致入微的生活体验。因为双目失明,我外出采风的机会很少,能够接触到的人和事非常有限。在这种情况下,素材来源不足成了制约我创作最大的瓶颈。为了突破这一瓶颈,我用耳朵另辟蹊径,在“听”字上下足了功夫。

每天我都挤出一定时间,听电台、电视、英特网上的社会新闻,从中捕捉创作灵感。此外,扩大阅读量也是我丰富创作素材的主要途径。每个月我都要给自己拟定一份长长的阅读清单,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孜孜不倦地听书。

天道酬勤,经过不懈努力,我的创作素材日渐丰富,笔下的人物和故事情节也越来越鲜活、越来越生动。

用耳朵写作的困难还有不少,通过努力我都一一克服了。

我从2008年五月开始写作,半年后收获了第一份惊喜。当年11月,在宁波市广电新闻出版局和市群艺馆联合举办的“希望的田野乡村散文大赛”中,我的散文《乡下姑妈》获得了一等奖。这次获奖给了我莫大的鼓舞,它让我坚信:只要不懈奋斗,黑暗的另一端就是光明!

随后的七年里我全身心投入创作,在国内30多家报刊、杂志发表故事、散文、小说200余篇,出版了两百多万字的文学作品,在各类征文比赛中获奖近50次,部分优秀作品被中国文联出版社、上海文艺出版集团、四川人民出版社、浙江人民出版社、海燕出版社等多家出版机构收录出版,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。

2013年,凭借新故事《挖出来的风波》以及在民间文学创作上的综合成就,我获得了第11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。山花奖是中国民间文艺的最高奖,也是中国文学艺术界的最高奖项之一,从该奖设立至今,国内共有25位作家以新故事作品获此殊荣。2014年,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陈效平故事集《地球隧道》入选“中国百年百部故事经典”,2016年2月该书摘得第五届映山红奖。映山红奖由浙江省文联和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共同颁发,每两年评选一次,是浙江省民间文艺的最高奖。2015年,《挖出来的风波》被宁波市文联授予“2013-2014年度宁波市优秀文艺作品特别荣誉奖”,《地球隧道》被授予“2013-2014年度宁波市优秀文艺作品创作奖”。同年,微散文《谁也不许动》荣获“第四届全国善文化微散文大赛”一等奖……

2013年12月11日,第11届山花奖颁奖典礼在长春东方大剧院隆重举行。当我高高捧起山花奖的奖杯时,当如潮的掌声从舞台四周热烈响起时,我不禁泪流满面。我用双目失明的病残之躯托起了中国民间文学的最高奖,与之一起托起的,还有我锲而不舍勇于追求的梦想。

每次收到刊载自己作品的杂志或书籍,我总要用手将它们一遍遍细细抚摩。这时我的心格外敞亮。我庆幸自己没有在失明中消沉,而是把苦难当作振奋的力量,激励自己勇于做生活的强者。

在我从事文学创作的过程中,不断得到社会各界、残联组织、文坛前辈的鼓励和帮助,对此我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,很想以自己的所长回馈社会。海曙区残联了解这一情况后,积极为我创造条件。

2014年3月,海曙区社会助残协会成立,我当选为理事,从此加入了社会化助残的行列。不久,馨之园社会助残服务中心为我搭建平台,在“同一片蓝天暑期培训班”中专门开设了陈效平课堂。该课堂为残疾学生和残疾人家庭子女免费提供作文辅导。活动期间,共有9个残疾人家庭的孩子报名参加作文辅导班。

开课前,我做了大量准备工作。我收集了过去五年全国各地数百个中考作文题,认真研究命题思路,寻找命题方向,有针对性地编写教学大钢。在上课过程中,我理论联系实际、寓教于乐,悉心向学生们传授审题、选材、谋篇布局的写作技巧。每堂课结束前,我都给学生们布置一道作文题,让他们将课堂上学到的写作知识付诸实践。对学生们交上来的作文,我逐字逐句审读,逐字逐句批改,然后把每一篇作文都拿到课堂上,通过大屏幕电脑显示器仔细讲解。

课间休息时,我跟学生们愉快地聊天、谈心,鼓励他们刻苦学习,勇于做生活的强者。我还把自己出版的书籍赠给学生们,让他们多读书、读好书,不断提高自己的作文水平。

有一回暴雨如注,在赶往课堂的途中我心中暗忖:雨下得这么大,今天来听课的学生或许会很少吧。出乎意料的是,上课前九个孩子全都到齐了。点完名,我的眼里泛起了泪光。那些身有残疾的家长陪着孩子,顶风冒雨前来听课,一个都不少,这是他们对我无声的肯定和信任啊!对此,我唯有全身心地上好课,才不辜负这份沉甸甸的信任。

在作文辅导班结束时,几位学生家长拉住我的手,动情地说:“陈老师,你不仅教孩子们写作,更教他们如何做人,你为孩子们树立了自强不息的榜样!”

除了开设陈效平课堂,我还尽己所能,积极参加其它社会化助残活动。

诚如张海迪大姐所言:只有在我为他人服务时,我才真正品尝到生活的乐趣。在参与社会化助残的过程中,我深切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和快乐。我感到自己的付出很有价值、很有意义。

社会化助残是与时俱进的助残新模式,它凝聚爱心传递正能量,是社会文明与进步的集中体现。残疾人在自强自立的基础上相互关心、相互帮助,是社会化助残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在今后的岁月里,我决心再接再厉,继续以自己的所长积极参与社会化助残。与此同时,我还要用自己的创作尽情讴歌社会化助残这份人间大爱,让更多的爱心人士、爱心团体加入到扶残助残的行列中来!

“山花奖”得主、获得中国残疾人事业十大新闻人物、第七批宁波市宣传文化思想系统“六个一批”(文艺)人才。

返回顶部】 【 打印本稿】 【 关闭本页】??
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人人网 腾讯微博 豆瓣 0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